<s id="ectgp"></s>
<source id="ectgp"><nav id="ectgp"></nav></source>
<tt id="ectgp"><noscript id="ectgp"></noscript></tt>

<tt id="ectgp"><noscript id="ectgp"></noscript></tt>
<source id="ectgp"><nav id="ectgp"></nav></source>

  • <cite id="ectgp"><span id="ectgp"><samp id="ectgp"></samp></span></cite>
    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

    難忘的師范讀書生活

    2021-03-16 09:10 來源:長龍中學 龍學文

    摘要:九十年代末,我進入奉節師范學校學習,至今已過去二十余年,回想那時的師范學習生活,真是豐富多彩,樂趣極多。

    九十年代末,我進入奉節師范學校學習,至今已過去二十余年,回想那時的師范學習生活,真是豐富多彩,樂趣極多。

    師范的老師是有趣的。我們師范生很多都是從農村山溝里去的,初來縣城,充滿了好奇,認識了很多既幽默又有才華的老師,給我們帶來無盡的快樂;那時的很多老師普通話不標準,我們稱為“川普”;教生物的蔡老師,一頭黃色的卷發,外加一套短裙顯得十分新潮,上課時,聲音洪亮,手舞足蹈,記得最深的就是那句“植物的那個須須、、、”。經常引起同學們一陣笑,聽別人說這個老師對生物有研究,據說是在某種植物的根須上有新的發現并且還獲獎了。正是蔡老師繪聲繪色的講解讓我們知道了生物學的博大。歷史老師是五十多歲的陳校長,中等個子,身體微胖,戴個眼鏡,走路緩慢而穩重,他講課的“川普”味既重又好笑,那一句“那些非洲人踢菊(足)球,一步撩起多遠。”川味十足,但也通俗易懂,讓我至今想起來都覺得有趣;教育學尹老師大長臉,身材高瘦,總是精力旺盛的樣子,上課時總是不按教材來,一本很厚的書被抽絲剝繭,擇其要點,課余還給大家來一段他的口技表演,讓大家學中樂;口語課劉老師是一位大師,經常衣著工整,一副學者的嚴謹態度,說話聲音洪亮厚重,上課時總要先來一段口部操,帶領大家深吸一口氣,然后慢慢吹出來,看誰吹的久,有時帶領大家張大嘴“啊、、、”看誰練的最長,教室里經常唾沫橫飛像下雨,聲音雜亂像吵架;語文課劉老師,中等身材,身體胖而不肥,有點禿的額頭顯出他的睿智,衣著簡樸,一看就是飽學之士,他喜歡根雕,經常星期天去瞿塘峽里撿樹根,然后根據樹根的形狀進行創作,我有時也跟著去,在劉老師家里,我第一次見到了樹根變成了各種藝術品。這些有學識有特點的老師,讓我明白了知識的博大,無論語言是否標準,但知識始終無限。在他們的教育與影響下,我深刻理解了“學高為師,身正為范”的內涵。

    師范的學習是苦中有樂的。為了體育考試能過關,我們練習隊列體操,六七人為一組,常常起早貪黑,腿練得腫痛,嗓子喊得嘶啞,為了1500的長跑能過關,每天早上跑的兩眼昏花,氣喘吁吁;為了試講能過關,每個人又當老師又當學生,初上講臺瑟瑟發抖,不敢正眼看下面的每一個“學生”,更別說開口講課。記得剛進校的那學期,第一次在和平路小學參加見習時,我自告奮勇的上一節二年級語文課,帶我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老師,課前熱心的幫助我備課,指導我寫教案,介紹學生情況,把我帶到班上和學生認識,我也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次”,心里總是緊張害怕,頭天晚上徹夜不眠。第二天上課前,班主任宋老師在教室外熱情的對我說:“放下包袱,不要管結果如何,只要敢講就不錯,我相信你”!我走上講臺,望著臺下幾十個坐的整整齊齊的學生,還有聽課的領導老師,確實緊張極了,臉上背上直冒汗,宋老師微笑著望著我,我一下子輕松多了,硬著頭皮講下去,慢慢地心情放松了,越上越有勁,學生們也積極活躍,結果效果還不錯,見習結束時,有個學生送我一張照片,和我成了好朋友。永安宮就在學校內,星期天沒事的時候,我經常去永安宮玩,那里樂趣很多,在這里我第一次知道了劉備托孤的故事,了解了那段蕩氣回腸的歷史,在諸葛亮的八陣圖里我幾次都沒有走出來,更有意思的是那里面有一個身似人形但面像奇特又有點乖巧可愛的夔龍,一按它的生殖器就噴出一股水來,引的大家都爭著去試一試。校園黃桷樹下有一塊“文武官員到此下馬”的石碑,每次坐在樹下,看見這斑駁滄桑的字跡,總感覺一匹快馬帶著三國的故事疾馳而來,這種想法一直伴隨著我把三國的歷史讀完。

    如今漸漸的步入中年,從教已經十余年,但師范校訓始終沒有忘記,現在想來,師范學習沒有苦,只有樂。這人生學習的樂將終生不忘吧!

    編輯:劉濱清

    返回頂部
    日本亚洲欧美高清专区vr专区,97国产香蕉精品视频天天看,午夜阳光影院,欧美激情第1页 网站地图